节拍梳理机

Beatlemania,KOP,英国文学爱好者,摇滚狗。
一个不会画老米的米厨。
偶尔畫點球会拟人。
玩语C,主一个会玩儿的六十年代英格兰人。
罗德尼超可爱。
头像是大萌。

嘿!来和一个嬉皮士锻炼一下吧?

可爱。=)

Linen.Age_低谷期:

  他线条流畅形状优美的喉结正上下滚动着,你看见晶莹的汗水往下流并汇集于锁骨处。他的皮肤并非多么浅淡的颜色而因日晒变成了健康的麦色;阿尔弗雷德拧上运动水壶把它丢到沙发上,微喘着气用手背抹掉额头上沁出的汗珠。这个扬基佬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看到你跑步回来大汗淋漓的样子就咧开嘴笑出声。接过你递来的毛巾用力擦着头上的汗,故意无视掉你对这样的人怎么当上私人健身教练的质疑。


“毕竟我是英雄嘛——”


你气急败坏,抢过他手里的毛巾照着头上也是一通乱擦揉。阿尔弗雷德并没有用力拽住这条毛巾的意思,你知道的,阿尔认真起来的时候臂力大得吓人。但他现在显然不在状态,就连嘲笑你头发像个鸡窝的语调也有气无力。你刚刚想反击说就算这样你也一样很有活力很淑女很有礼仪,却直接被他一句话给弄到泄了气。


“不过这样我挺喜欢。很有活力嘛小淑女。”


他笑着的时候露出的一颗虎牙间发出嘶嘶响声,金发略微遮住了那双银蓝色的眼睛投下一片浅淡的棕。背心被汗水浸湿之后松松垮垮地贴在身上勾出了他一点点肌肉轮廓;领口处的褶皱露出锁骨的一大片细腻阴影。阿尔弗雷德左手抓着的糖纸正被蹂躏来蹂躏去发出吱吱嚓嚓的响声;他唇齿间含着的一块糖在说话间打着转浸润在水光里喀拉喀拉和牙齿碰着响。你认出那是早上开了封没来得及吃的一罐儿糖。他叼着的糖块是粉色。


你生不出气来。谁叫他长这么好看还嘴甜,吃糖吃这么多牙还白得跟涂漆似的。


所以当他伸手自然而然地搂住你的时候你并没有多抗拒,他的手臂上有点儿汗水的潮湿感觉。搁在你肩膀上的时候会有被庇护了的错觉。像一颗薄荷味的糖,掺过海盐和柠檬,在嘴里慢慢化开。


“胸前没料嘛小姑娘,瘪瘪的可不太好哦。”


“混蛋老娘是A75——”你伸手拍掉搁在你胸前的手指。


他不知道从哪里捞出一个本子,也没有翻,你看出那是你在手机与电脑中埋没了的暑假作业,伸手打算拿过来做一做的时候却呆住了


他径自用很温柔而有些怀念的声调在读着什么东西,但那绝不是那本黄冈能有的材料。更像一种民间传颂的口头故事。你刚想笑着说喂别用一本正经的假惺惺语气说话,就被他莫名低哑的声调刺麻了神经。


“我有一个梦想……我想要改变世界。”


声音主人转头看你,眼神复杂,微微弯起的眸子里那抹蓝几乎被遮掩成了深沉的灰。你看不清他在瞄哪个方向还是正看着你,因而有些紧张不安的情绪。


“但你好像不同意?那就从你开始吧。”


你才开始组织语言就被他下一句话打断——好吧,好吧,这扬基佬泡女人的手法的确不赖。但为别人戴花的时候能稍微扶正一点吗?你伸手去把头上的玫瑰挪到合适的位置,然后抢走黄冈抱在怀里以掩饰才做了几页的尴尬。一抬头却见他笑着望你,唇角的弧度甜蜜而柔软。金色的睫毛在窗外透出的光中闪耀着细碎的光。


“你看你的确同意了吧?”


美国人揉你的头,然后又哈哈哈地笑起来。



上一篇
评论
热度(6)
  1. 节拍梳理机跛麻雀Limbo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
©节拍梳理机 | Powered by LOFTER